李四喜

【宇宙星神】 二次呼吸 第二章

预警:①原著背景,但已经过了很多年

    

    ②私设星神可以模拟人类形态,但是会限制战斗力,所以战争期间不用。

    

    ③有ooc

    

    ④有降智操作

    

    ⑤CP为维哈无差,其余都是亲情向、友情向

    

    备注:灵魂交换的两位星神因为会和不同时间点的自己同时出场,姓名为【维纳斯】【哈迪斯】的格式作为区分。

    

    请慎入

    

    

    经历了突然被下线,【维纳斯】在上线的时候将警戒等级调到了最高,她探测了周围的环境,却没有发现潜在的危险。

    

    再三检测,结果却还是一样,于是她现在有时间去想‘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和哈迪斯的灵魂互换?''为什么这里有自己的等身模型?'

    

    【维纳斯】的光学镜闪了闪,望着自己的等身模型,开始运行CPU进行思考。

    

    她觉得以她现在的状态,平静下来沉思有一些困难,首先是看着自己的等身模型时,不知为什么感到愉快和激动。她能检测到核心有过载的倾向, CPU运行也开始不受控制(具体表现为提到维纳斯的时候自动降低其他事情的优先等级)。

    

    所以互换身体后,只要【维纳斯】想到自己的名字, CPU里就自动跳出一堆相关的弹窗,词汇中重复最多的是“喜欢!”,甚至还有谈恋爱和失恋的概念,也不知道哈迪斯哪里得来的。

    

    依据现在的条件和已获得的信息,前两个问题无法自行推理出答案,最后一个问题答案是——“他喜欢我?”【维纳斯】迷惑地喃喃自语。

    

    从前她无法理解哈迪斯对自己的过度热情,她对爱情没有具体的概念,星神群体里也没有可供模仿的伴侣关系,面对哈迪斯的炽热爱意她只觉得莫名其妙。

    

    现在她切实地感同身受了哈迪斯对自己的喜爱,说内心没有感触是假的。


  【维纳斯】回忆起以前自己一直在嫌哈迪斯太聒噪黏人而躲避对方,还以哈迪斯是仗着自己年纪小就任性、顽皮,【维纳斯】为自己的误解感到窘迫。

    

    她很清楚自己并不向往谈恋爱和构建伴侣关系,当初的主观臆断、选择躲避是个大错误。她应该面对哈迪斯的感情并果断地拒绝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他在单向的爱恋中浪费能量和时间。

    

    波塞冬的通讯打断了她的自省和反思,他的语气中带着焦急和担忧。

    

    “【维纳斯】,你还好吗?身体或灵魂上有感到不适吗?还是两者都有?有的话一定要告诉我,我派人去接你。”

    

    因为波塞冬经常帮星神们修复机体,面对他的询问,【维纳斯】下意识地迅速回应:“已经自检过机体了,目前没有问题需要反馈……”

    

    通讯的另一边的话语停顿了,波塞冬忍不住出声问了句:“【维纳斯】,你还在吗?”

    

    【维纳斯】缓过神来问他:“波塞冬,你知道我灵魂为什么会在哈迪斯的机体里吗?有没有办法换回去?”既然他知道可以用哈迪斯的通讯联系到自己,那么他肯定知道事情的起因。

    

    “知道,现在的维纳斯本来想与过去的她自己……也就是你,进行跨时空灵魂互换,但出现意外,就变成了你与哈迪斯灵魂互换。”

    

    “我……她疯了?不要命了?现在还把哈迪斯卷进来。”【维纳斯】都不敢相信,这是未来的自己能干出来的事?

    

    波塞冬无奈地苦笑,他现在想和维纳斯说'你看,你自己也觉得这种计划既疯狂又危险,还是别这么干吧?',但类似的话他已经说过太多遍了,全都没有用,还是算了。

    

    “她精神状态很稳定,正在联系哈迪斯,准备将两个时间点的灵魂复位。”

    

    【维纳斯】根据刚才那几句对话,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疑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人?是新诞生的智慧生物吗?为什么会把人牵扯进来?”

    

    “嗯,这个说来话长,但你可以先看一下人类是什么样子。”波塞冬想了一下,决定先说在人类世界生活的部分,把星神内斗的部分放到最后面,和现在的维纳斯一起讲。


   不为别的,他怕【维纳斯】听完后原地自闭,她自己在场还能劝劝过去的自己。

    

    【维纳斯】也觉得自己追问太多,为对方带来了困扰。进行了一次气体置换平复心情后,她张开了手掌,投影出的蓝色小人自称波塞冬,但他的形象并不是她熟悉的手持海王三叉戟的机甲,而是一个看起来很柔弱的人类。

    

    为什么要用这种会降低战斗力的拟态?你们在对人类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为什么?

    

    这一连串问题从维纳斯的脑海里冒出来,她真的很想立刻得到答案,但是她忍住了,问题很多,所以更得有耐心地一个一个慢慢问,相信队友是不会骗她的,他一定会认真回答的,是吧?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维纳斯】接受了波塞冬的建议,没有进行了星际跳跃,而是根据他提供的坐标开始飞行,途中也保持了通讯,算是一边走一边聊天吧。

    

    她惊奇地发现波塞冬变得健谈了很多,真的,他会巨细无比地的告诉【维纳斯】如何在人类世界生存、发展,地球的风土人情也信手拈来,但【维纳斯】总感觉波塞冬在瞒着些什么,    

    

    现在【维纳斯】已经知道未来的自己为了缩短制造时光机的时间,从灰色地带混入人类社会,从零开始积累资本。后来开了家公司,主要业务是开发电子科技、光机电一体化,虽然也有在努力工作赚钱,实际上都是为了造时光机。

    

    为什么未来的自己要那么拼?只为了缩短制造时光机的时间?星神的寿命漫长,为了研究多付出一点也没什么,她完全可以自己动手。当【维纳斯】问到这个问题时,波塞冬开始含糊其辞。

    

    是啊,为什么不自己动手呢?因为维纳斯制造时光机,根本不是为了研究时间和空间,她想要的是改变过去,让故事往另一个方向发展。

    

    波塞冬看过被维纳斯作废的计划,她自己计算过,亲手去收集原料、打磨每一个零件、编写每一条代码。按人类的计时法,大约三个世纪才能把原型机制造出来,这还不算误差和改进所耗的时间。

    

    等她孤军奋战把时光机造出来,被选中那个四个人类早就已经去世了,她也不能保证在利用银河之星时不被其影响。

   

   虽然现在耗费的时间比预计的多,但好歹是赶上了。但是很可惜,在灵魂互换的过程中出现可怕的意外,不仅原本的计划没有成功,还把哈迪斯也牵扯进来了。

    

    他完全可以理解维纳斯为什么急着把两个灵魂换回去,宇宙中有很多未知的危险,灵魂互换的星神没法使用绝招去应对这些,可是波塞冬并不具备相关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只能在内心祈祷希望哈迪斯不会因此受伤。

    

    ——————————过去的分割线————

    

    另一边的【哈迪斯】陷入了沉默,这是他的机生中少有的,他也很难说自己刚才有没有感到害怕。就在刚才,他面见了奥担,还没等他说话,奥坦就很和蔼地问他——更准确的来说是问维纳斯“要不要改个性别?”

    

    他大有“维纳斯”点个头,就把“她”送进永恒之火里重造的意思。与人类不同,星神不需要繁衍后代,所以没有机体构造上的区别,性别是 cpu 上的设定,奥坦这么问一个星神和问一个人类“你要不要自杀”没有区别。

    

    这是一个慈爱的长辈该说的话吗?【哈迪斯】在心里嘀咕着,发声器里传出的却是一句硬邦邦的“为什么?”他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维纳斯为什么需要改性别的问题上,灵魂互换的问题反而被放到一边。

    

    “上次你不是问我,为什么只有你设被定为女性吗?我说当初是因为失误把你设定为了女性。既然作为唯一的女性星神,你无法从群体中得到性别认同,那就改个性别试试。”至上神叙述自己的回忆和想法,并耐心地等待“她”的回答

    

    【哈迪斯】听了差点没控制住自己去反驳奥坦‘维纳斯是完美的,她才不需要更改性别!’,可他没办法代替维纳斯做决定, CPU里组织的语言改了又改却没有一句发声。

    

    正当【哈迪斯】为了这场艰难的对话感到痛苦之时,维纳斯的声音如天籁之声在他的CPU里响起:“哈迪斯,你还好吗?”

    

    “维纳斯……”【哈迪斯】开心地回应她,然后迅速注意到自己忍不住用了发声器,奥坦已经看过来了。一时间,【哈迪斯】紧张得内心大叫——怎么办?到底怎么回答‘要不要改变性别?’这种鬼问题!

    

    “谢谢您的关心,但是我并不需要改变性别。这就是我的回答,【哈迪斯】,请帮我转述给奥坦。很抱歉把你牵扯进来,尽快赶到这个坐标,我会把两个灵魂换回去……请不要告诉奥坦灵魂互换的事。”维纳斯的声音带着歉意继续在CPU里响起,【哈迪斯】在此时恍然大悟,原来想一想就可以对话了。

    

    【哈迪斯】如实转述了维纳斯的话,在他看来或许是他表现得太过开心(哈迪斯:维纳斯这一路上都会跟我说话!)又或许是维纳斯的回答本来就在奥坦意料之外,奥坦的光学镜闪烁,语气中流露出惊讶和疑惑:“真的?”

    

    “对啊,我走了,拜拜了您!”【哈迪斯】轻快地嬉笑道,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已经欢脱的不像维纳斯了。他要走,奥坦没拦着他,只是望着那抹金色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宇宙星神】二次呼吸 第一章

    预警:①原著背景,但已经过了很多年

    

    ②私设星神可以模拟人类形态,但是会限制战斗力,所以战争期间不用。

    

    ③有ooc

    

    ④有降智操作

    

    ⑤CP为维哈无差,其余都是亲情向、友情向

    

    请慎入

    

    

    水星

    

    荒芜的地表找不到生物活动的痕迹,但在岩层下,在维纳斯曾用来安置泰希斯的临时落脚点里。一个年迈的人类和两个星神正在完善庞大的时光机。

    

    光屏上的数据不断变化,最后保持在一个范围内。迪路用热切的眼光确认,一切正常。

   

    利用银河之星的能量启动时光机,维纳斯和波塞冬的计划进行得非常顺利……起码他正在参与的这一次是顺利的。

    

    希望这份顺利可以一直保持下去,毕竟他已经时日无多了。小安、莉莉、瑶瑶相继离世,现在被银河之心选择的四个人类中,只有他还活着。

    

    当他得知烈焰盖亚的灵魂是由阿波罗和盖亚的灵魂融合而成的,烈焰盖亚的诞生等同于阿波罗和盖亚又一次的死亡。

    

    他的私心彻底杀死了他们。

    

    若不是时空穿越对启动者的要求高,他都想穿越回去开车创死自己……

    

    虽然即使维纳斯成功与太古时期的自己置换灵魂,阻止众星神因为银河之星内斗,现在已经发生的事情也不会改变,逝者不会复生。心中的悔恨纠缠他多年,但是如果在有生之年能知道到另一条时间线上的星神们不会再重蹈覆辙,或许在生命的最后,他能够闭眼。

    

    “迪路,我把你的医疗箱带来了。”波塞冬以人类形态在机器间走动——它们对于星神来说过于小巧。虽然波塞冬总是被队友吐槽医术不精,但是对方是否需要帮助,他还是能判断出来的,迪路现在的状态并不好。

    

    “谢谢。”迪路熟练地拿出自己需要的药液包,连接到防护服上。忽略静脉注射的轻微刺痛感,他望着面容如初的海王星神问道:“维纳斯那边进展如何?”

    

    “一切准备就绪,我来确认一下能量供应。”波塞东仗着自己比对方高,轻松地看到了迪路身后的光屏。

    

    之前无数次的失败,不足为外人道,现在快要成功了,他平静地说道:“没问题了。”迪路听到了,内部频道另外一边的维纳斯也听到了。

    

    “老人家早点休息,早睡早起身体好啊,你都快成药罐子了。”波塞冬顺手帮迪路打开疗养舱,和迪路相处的时间久了,知道他对生老病死的态度相当豁达,波塞冬也就不避讳疾病和死亡等话题。

    

    迪路一时思路转不过来,老人家叫谁?反应过来后毫不客气地吐槽他:“你才老,呔,你个老妖精,不管怎么说也有一百五十亿岁了!”

    

    波塞冬笑了笑,眼见迪路嘟囔着躺进了疗养舱才离开。迪路在离工作台只有(人类的)两三步远的地方休息,坚持守护银河之星,明明飞船上的环境对人类来说更舒适,再怎么劝他都不听,真固执啊。

    

    但有一说一,这条贼船上的人和星神都挺固执的,一般来说固执己见不会有好果子吃,但更糟糕的是,自己不想下船。

    

    是,他是发现了维纳斯在秘密地计划着改变过去,她学习地球的文化,她质疑至上神的决定,像好奇心过盛的猫在冒险的路上狂奔,就算路的尽头可能是死亡。

    

    他觉得这样不好,劝她收手,劝着劝着就被人家拐上贼船。波塞冬怀疑她就是故意让自己逮到,这样就有星神帮她放风并瞒着其他星神了。

    

    至于为什么选择他,波塞冬总觉得是瑶瑶建议她这么干的。

    

    瑶瑶对别人情绪的感知十分敏锐,她曾经失落地对他说,维纳斯拒绝向她倾诉心事,也不肯和线上的心理医生对话,再这样下去迟早积郁成疾。

    

    波塞冬和她聊了几句,结果她把心理医生的联系方式发到他的个人频道上,你也需要这个,已经长大的瑶瑶如是说道。

    

    于是波塞冬无法再用大义麻痹自己,他不得不面对心中的执念,他比谁都希望阿波罗活着,哪怕位于不同时间线上的两者不会有交集。

    

    说自己刚才没有喜悦之情是假的,有,但是转瞬即逝,一想到维纳斯开启时光机要承担的风险他就高兴不起来。

    

    就算她表示自己技术过硬,就算遇上时空乱流也问题不大。波塞冬还是忍不住担心,怕她被时空乱流绞碎,万一真的遇难了,别说机体了,连灵魂碎片都找不回来。

    

    劝是劝不回来的,她的执念丝毫不比自己弱,当初她拒绝和众星神一起离开,选择留在地球上,在莉莉的帮助下接触地球的文化。而他们觉得这问题不大,维纳斯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一直很强,就由她去了。

    

    她曾说自己当初学习人类的历史和哲学只是想开导自己,有信仰的战士应该对敌人毫无怜悯,甚至充满仇恨,不死不休……哪怕对方曾是自己的亲人朋友,但是后来认为她自己做错了,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她想做些什么来改变这一切。

    

    面对队友的心理问题,波塞冬想不出解决方案,他跟奥坦学习如何医治星神的机体,却从未学过如何治愈心灵。根据他对人类的了解,在军队里,心理医生是必备的。自己当初也不缺时间,奥坦为什么没有教自己治疗心理疾病……

    

    现在还得病人自己去开导自己,可恶……我怎么这么菜。在试验场的门口等候的时间里,波塞冬思维发散,情绪处理模块中满是挫败感和无力感。

    

    大门已经从里面反锁上了,如果两个不同时间点的灵魂置换成功了,那么门就会自动打开。波塞冬要负责告诉过去的维纳斯她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她正在模拟人类的形态,修复破损的机体……

    

    大门打开了。

    

    室内紊乱的能量波动让他有些不适,波塞冬迅速地发出指令,调动了室内的医疗用机械臂,经过一番检查后,发现维纳斯毫发无伤。

    

    维纳斯的人类形态配色与机体相似,金发碧眼,白色皮肤隐隐映出荧蓝的静脉。人类形态的表情很丰富,所以现在波塞冬可以看见维纳斯额头上暴起的青筋。

    

    人没事,就是反应不太对,没有迷惑也没有惊讶,那种隐忍着怒气的表情,像极了专心写数学题时被打断思路的人类高中生。

    

    “波塞冬,刚才出现意外,我的灵魂没有换过去,但哈迪斯和过去的维纳斯灵魂互换了,得想办法联系他们两个,你先去联系过去的维纳斯,用联系哈迪斯通讯频率试试,置换到过去的哈迪斯那边我来想办法联系”维纳斯沉默了片刻后率先发言。

    

    失败了又没完全失败,波塞冬也觉得头疼,但还是按照她的话开始行动了。

    

    ——————————过去的分割线————

    

    突然被下线的哈迪斯迷迷瞪瞪地上了线,抬起手一看,把自己吓了一跳,这不是他的手,这是维纳斯的,他绝对不会记错。

    

    环顾一周,岩壁中裸露出的紫色晶体有着部分光滑的镜面,大大小小的镜面清晰地映出了维纳斯的面容,哈迪斯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站着,手都不知道往怎么放,僵硬地对着镜面心情复杂。

    

    我怎么变成了维纳斯?!刚才发生了什么?我的维纳斯模型呢?哈迪斯的CPU内被这三个问题刷屏。

    

    哈迪斯拿起七旋枪,想给自己划个伤口好来确定这是不是梦,可这是维纳斯的机体,哈迪斯一时下不了手。他心说在再看一下就结束这个梦境,可直到萨隆从右侧向他飞来,哈迪斯已经陶醉地看了半天也没停下。

    

    好吧,这不是梦,毕竟自己做梦梦到维纳斯的时候,从来不会梦到萨隆,这一点哈迪斯非常肯定。

    

    当然也不会梦到萨隆叫自己交作业,他不是应该叫维纳斯交……对,自己现在是维纳斯,可他不是已经死了吗?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哈迪斯的光学镜闪了闪,忍不住抓紧了七旋枪。不行,不能让他认出自己,被认出来肯定要完蛋。

    

    萨隆狐疑地审视行为异常的爱徒,她仿佛在一瞬间恢复了正常。神态、站姿……甚至连道歉的语调都和以往一模一样,为了追求完美的成品而推迟交作业可以理解,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这是上次你交在阿雷斯特那里的课堂笔记和实验报告,已经批改好了,批注有看不懂的再来问我。”萨隆没有继续追问,反而谈起了上次的作业。

    

    通过频道接收了文件的哈迪斯没有因此放松,他注意到文件上维纳斯标明的日期,对比自己日记上的日期,结论是:萨隆还是在挖坑试探他。

    

    哈迪斯知道因为萨隆有时候会失联,也不知道他去干嘛,就是故意的,肯定不会有事,也不用去找他,所以维纳斯可以把作业交在阿雷斯特那里,一样算是按时交作业。要不是自己有写日记习惯,就信了他的鬼话。

    

    “上次不是直接交给您吗?”哈迪斯回了一句,心想那时候我还被你以扰乱课堂纪律的名义赶走,看来现在是太古时期啊,我在这里,那维纳斯是去未来了吗?问奥坦看看能不能换回去。

    

    “是吗,那应该是我记错了。”萨隆轻描淡写地经揭过这一页,收敛了自己的机翼未了顺口跟维纳斯提了一句“奥坦找你,快走吧。”

    

    啧,哈迪斯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回答错了,他会直接放黑宇宙打人。幸好虽然星神们的星际能量独一无二,但是开启虫洞的方式是一样的,哈迪斯以光速撤离现场。

    @缓缓 

    

    

存个脑洞(以后有时间就写)


   大概是大战后的哈迪斯因巧合,和过去的维纳斯灵魂互换。

  

  总感觉换过去之后,先是手足无措,然后从迷惑中缓过来,哈迪斯会对着镜子(或是其他有镜面的物体)陶醉地看半天

  

  哈迪斯: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能看到维纳斯就很开心≧∇≦


  因为维纳斯在那时还是萨隆的学徒,所以萨隆会来上课、收作业。

  

  【抓紧七旋枪,瞳孔地震】哈迪斯的内心:!?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萨隆狐疑地审视行为异常的爱徒

 

  考验哈迪斯演技的时候到了!


  另一边的维纳斯的灵魂穿越到了未来,与哈迪斯置换。


  维纳斯望着自己的等身模型,深入了沉思。


  没人能告诉她为什么,为什么看着自己时核心会有过载的倾向?


  炽热的爱意显然不是自己的,是这具身体的。

  

  维纳斯迷惑地喃喃自语:“他喜欢我?”


  过去的维纳斯与大战后的维纳斯相见,说不定能找到换回去的方法,两位的相处应该挺有意思的


——分割线——

 如果奥坦从哈迪斯那边知道,他死后,星神会因为银河之星分裂为两派,进行不死不休的斗争。


 那他还会当众把银河之心给阿波罗吗?


 虽然我总感觉原剧中他是在“钓鱼执法”,他就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