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四喜

【宇宙星神】 二次呼吸 第二章

预警:①原著背景,但已经过了很多年

    

    ②私设星神可以模拟人类形态,但是会限制战斗力,所以战争期间不用。

    

    ③有ooc

    

    ④有降智操作

    

    ⑤CP为维哈无差,其余都是亲情向、友情向

    

    备注:灵魂交换的两位星神因为会和不同时间点的自己同时出场,姓名为【维纳斯】【哈迪斯】的格式作为区分。

    

    请慎入

    

    

    经历了突然被下线,【维纳斯】在上线的时候将警戒等级调到了最高,她探测了周围的环境,却没有发现潜在的危险。

    

    再三检测,结果却还是一样,于是她现在有时间去想‘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和哈迪斯的灵魂互换?''为什么这里有自己的等身模型?'

    

    【维纳斯】的光学镜闪了闪,望着自己的等身模型,开始运行CPU进行思考。

    

    她觉得以她现在的状态,平静下来沉思有一些困难,首先是看着自己的等身模型时,不知为什么感到愉快和激动。她能检测到核心有过载的倾向, CPU运行也开始不受控制(具体表现为提到维纳斯的时候自动降低其他事情的优先等级)。

    

    所以互换身体后,只要【维纳斯】想到自己的名字, CPU里就自动跳出一堆相关的弹窗,词汇中重复最多的是“喜欢!”,甚至还有谈恋爱和失恋的概念,也不知道哈迪斯哪里得来的。

    

    依据现在的条件和已获得的信息,前两个问题无法自行推理出答案,最后一个问题答案是——“他喜欢我?”【维纳斯】迷惑地喃喃自语。

    

    从前她无法理解哈迪斯对自己的过度热情,她对爱情没有具体的概念,星神群体里也没有可供模仿的伴侣关系,面对哈迪斯的炽热爱意她只觉得莫名其妙。

    

    现在她切实地感同身受了哈迪斯对自己的喜爱,说内心没有感触是假的。


  【维纳斯】回忆起以前自己一直在嫌哈迪斯太聒噪黏人而躲避对方,还以哈迪斯是仗着自己年纪小就任性、顽皮,【维纳斯】为自己的误解感到窘迫。

    

    她很清楚自己并不向往谈恋爱和构建伴侣关系,当初的主观臆断、选择躲避是个大错误。她应该面对哈迪斯的感情并果断地拒绝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他在单向的爱恋中浪费能量和时间。

    

    波塞冬的通讯打断了她的自省和反思,他的语气中带着焦急和担忧。

    

    “【维纳斯】,你还好吗?身体或灵魂上有感到不适吗?还是两者都有?有的话一定要告诉我,我派人去接你。”

    

    因为波塞冬经常帮星神们修复机体,面对他的询问,【维纳斯】下意识地迅速回应:“已经自检过机体了,目前没有问题需要反馈……”

    

    通讯的另一边的话语停顿了,波塞冬忍不住出声问了句:“【维纳斯】,你还在吗?”

    

    【维纳斯】缓过神来问他:“波塞冬,你知道我灵魂为什么会在哈迪斯的机体里吗?有没有办法换回去?”既然他知道可以用哈迪斯的通讯联系到自己,那么他肯定知道事情的起因。

    

    “知道,现在的维纳斯本来想与过去的她自己……也就是你,进行跨时空灵魂互换,但出现意外,就变成了你与哈迪斯灵魂互换。”

    

    “我……她疯了?不要命了?现在还把哈迪斯卷进来。”【维纳斯】都不敢相信,这是未来的自己能干出来的事?

    

    波塞冬无奈地苦笑,他现在想和维纳斯说'你看,你自己也觉得这种计划既疯狂又危险,还是别这么干吧?',但类似的话他已经说过太多遍了,全都没有用,还是算了。

    

    “她精神状态很稳定,正在联系哈迪斯,准备将两个时间点的灵魂复位。”

    

    【维纳斯】根据刚才那几句对话,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疑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人?是新诞生的智慧生物吗?为什么会把人牵扯进来?”

    

    “嗯,这个说来话长,但你可以先看一下人类是什么样子。”波塞冬想了一下,决定先说在人类世界生活的部分,把星神内斗的部分放到最后面,和现在的维纳斯一起讲。


   不为别的,他怕【维纳斯】听完后原地自闭,她自己在场还能劝劝过去的自己。

    

    【维纳斯】也觉得自己追问太多,为对方带来了困扰。进行了一次气体置换平复心情后,她张开了手掌,投影出的蓝色小人自称波塞冬,但他的形象并不是她熟悉的手持海王三叉戟的机甲,而是一个看起来很柔弱的人类。

    

    为什么要用这种会降低战斗力的拟态?你们在对人类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为什么?

    

    这一连串问题从维纳斯的脑海里冒出来,她真的很想立刻得到答案,但是她忍住了,问题很多,所以更得有耐心地一个一个慢慢问,相信队友是不会骗她的,他一定会认真回答的,是吧?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维纳斯】接受了波塞冬的建议,没有进行了星际跳跃,而是根据他提供的坐标开始飞行,途中也保持了通讯,算是一边走一边聊天吧。

    

    她惊奇地发现波塞冬变得健谈了很多,真的,他会巨细无比地的告诉【维纳斯】如何在人类世界生存、发展,地球的风土人情也信手拈来,但【维纳斯】总感觉波塞冬在瞒着些什么,    

    

    现在【维纳斯】已经知道未来的自己为了缩短制造时光机的时间,从灰色地带混入人类社会,从零开始积累资本。后来开了家公司,主要业务是开发电子科技、光机电一体化,虽然也有在努力工作赚钱,实际上都是为了造时光机。

    

    为什么未来的自己要那么拼?只为了缩短制造时光机的时间?星神的寿命漫长,为了研究多付出一点也没什么,她完全可以自己动手。当【维纳斯】问到这个问题时,波塞冬开始含糊其辞。

    

    是啊,为什么不自己动手呢?因为维纳斯制造时光机,根本不是为了研究时间和空间,她想要的是改变过去,让故事往另一个方向发展。

    

    波塞冬看过被维纳斯作废的计划,她自己计算过,亲手去收集原料、打磨每一个零件、编写每一条代码。按人类的计时法,大约三个世纪才能把原型机制造出来,这还不算误差和改进所耗的时间。

    

    等她孤军奋战把时光机造出来,被选中那个四个人类早就已经去世了,她也不能保证在利用银河之星时不被其影响。

   

   虽然现在耗费的时间比预计的多,但好歹是赶上了。但是很可惜,在灵魂互换的过程中出现可怕的意外,不仅原本的计划没有成功,还把哈迪斯也牵扯进来了。

    

    他完全可以理解维纳斯为什么急着把两个灵魂换回去,宇宙中有很多未知的危险,灵魂互换的星神没法使用绝招去应对这些,可是波塞冬并不具备相关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只能在内心祈祷希望哈迪斯不会因此受伤。

    

    ——————————过去的分割线————

    

    另一边的【哈迪斯】陷入了沉默,这是他的机生中少有的,他也很难说自己刚才有没有感到害怕。就在刚才,他面见了奥担,还没等他说话,奥坦就很和蔼地问他——更准确的来说是问维纳斯“要不要改个性别?”

    

    他大有“维纳斯”点个头,就把“她”送进永恒之火里重造的意思。与人类不同,星神不需要繁衍后代,所以没有机体构造上的区别,性别是 cpu 上的设定,奥坦这么问一个星神和问一个人类“你要不要自杀”没有区别。

    

    这是一个慈爱的长辈该说的话吗?【哈迪斯】在心里嘀咕着,发声器里传出的却是一句硬邦邦的“为什么?”他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维纳斯为什么需要改性别的问题上,灵魂互换的问题反而被放到一边。

    

    “上次你不是问我,为什么只有你设被定为女性吗?我说当初是因为失误把你设定为了女性。既然作为唯一的女性星神,你无法从群体中得到性别认同,那就改个性别试试。”至上神叙述自己的回忆和想法,并耐心地等待“她”的回答

    

    【哈迪斯】听了差点没控制住自己去反驳奥坦‘维纳斯是完美的,她才不需要更改性别!’,可他没办法代替维纳斯做决定, CPU里组织的语言改了又改却没有一句发声。

    

    正当【哈迪斯】为了这场艰难的对话感到痛苦之时,维纳斯的声音如天籁之声在他的CPU里响起:“哈迪斯,你还好吗?”

    

    “维纳斯……”【哈迪斯】开心地回应她,然后迅速注意到自己忍不住用了发声器,奥坦已经看过来了。一时间,【哈迪斯】紧张得内心大叫——怎么办?到底怎么回答‘要不要改变性别?’这种鬼问题!

    

    “谢谢您的关心,但是我并不需要改变性别。这就是我的回答,【哈迪斯】,请帮我转述给奥坦。很抱歉把你牵扯进来,尽快赶到这个坐标,我会把两个灵魂换回去……请不要告诉奥坦灵魂互换的事。”维纳斯的声音带着歉意继续在CPU里响起,【哈迪斯】在此时恍然大悟,原来想一想就可以对话了。

    

    【哈迪斯】如实转述了维纳斯的话,在他看来或许是他表现得太过开心(哈迪斯:维纳斯这一路上都会跟我说话!)又或许是维纳斯的回答本来就在奥坦意料之外,奥坦的光学镜闪烁,语气中流露出惊讶和疑惑:“真的?”

    

    “对啊,我走了,拜拜了您!”【哈迪斯】轻快地嬉笑道,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已经欢脱的不像维纳斯了。他要走,奥坦没拦着他,只是望着那抹金色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评论(3)

热度(25)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