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四喜

【宇宙星神】二次呼吸 第一章

    预警:①原著背景,但已经过了很多年

    

    ②私设星神可以模拟人类形态,但是会限制战斗力,所以战争期间不用。

    

    ③有ooc

    

    ④有降智操作

    

    ⑤CP为维哈无差,其余都是亲情向、友情向

    

    请慎入

    

    

    水星

    

    荒芜的地表找不到生物活动的痕迹,但在岩层下,在维纳斯曾用来安置泰希斯的临时落脚点里。一个年迈的人类和两个星神正在完善庞大的时光机。

    

    光屏上的数据不断变化,最后保持在一个范围内。迪路用热切的眼光确认,一切正常。

   

    利用银河之星的能量启动时光机,维纳斯和波塞冬的计划进行得非常顺利……起码他正在参与的这一次是顺利的。

    

    希望这份顺利可以一直保持下去,毕竟他已经时日无多了。小安、莉莉、瑶瑶相继离世,现在被银河之心选择的四个人类中,只有他还活着。

    

    当他得知烈焰盖亚的灵魂是由阿波罗和盖亚的灵魂融合而成的,烈焰盖亚的诞生等同于阿波罗和盖亚又一次的死亡。

    

    他的私心彻底杀死了他们。

    

    若不是时空穿越对启动者的要求高,他都想穿越回去开车创死自己……

    

    虽然即使维纳斯成功与太古时期的自己置换灵魂,阻止众星神因为银河之星内斗,现在已经发生的事情也不会改变,逝者不会复生。心中的悔恨纠缠他多年,但是如果在有生之年能知道到另一条时间线上的星神们不会再重蹈覆辙,或许在生命的最后,他能够闭眼。

    

    “迪路,我把你的医疗箱带来了。”波塞冬以人类形态在机器间走动——它们对于星神来说过于小巧。虽然波塞冬总是被队友吐槽医术不精,但是对方是否需要帮助,他还是能判断出来的,迪路现在的状态并不好。

    

    “谢谢。”迪路熟练地拿出自己需要的药液包,连接到防护服上。忽略静脉注射的轻微刺痛感,他望着面容如初的海王星神问道:“维纳斯那边进展如何?”

    

    “一切准备就绪,我来确认一下能量供应。”波塞东仗着自己比对方高,轻松地看到了迪路身后的光屏。

    

    之前无数次的失败,不足为外人道,现在快要成功了,他平静地说道:“没问题了。”迪路听到了,内部频道另外一边的维纳斯也听到了。

    

    “老人家早点休息,早睡早起身体好啊,你都快成药罐子了。”波塞冬顺手帮迪路打开疗养舱,和迪路相处的时间久了,知道他对生老病死的态度相当豁达,波塞冬也就不避讳疾病和死亡等话题。

    

    迪路一时思路转不过来,老人家叫谁?反应过来后毫不客气地吐槽他:“你才老,呔,你个老妖精,不管怎么说也有一百五十亿岁了!”

    

    波塞冬笑了笑,眼见迪路嘟囔着躺进了疗养舱才离开。迪路在离工作台只有(人类的)两三步远的地方休息,坚持守护银河之星,明明飞船上的环境对人类来说更舒适,再怎么劝他都不听,真固执啊。

    

    但有一说一,这条贼船上的人和星神都挺固执的,一般来说固执己见不会有好果子吃,但更糟糕的是,自己不想下船。

    

    是,他是发现了维纳斯在秘密地计划着改变过去,她学习地球的文化,她质疑至上神的决定,像好奇心过盛的猫在冒险的路上狂奔,就算路的尽头可能是死亡。

    

    他觉得这样不好,劝她收手,劝着劝着就被人家拐上贼船。波塞冬怀疑她就是故意让自己逮到,这样就有星神帮她放风并瞒着其他星神了。

    

    至于为什么选择他,波塞冬总觉得是瑶瑶建议她这么干的。

    

    瑶瑶对别人情绪的感知十分敏锐,她曾经失落地对他说,维纳斯拒绝向她倾诉心事,也不肯和线上的心理医生对话,再这样下去迟早积郁成疾。

    

    波塞冬和她聊了几句,结果她把心理医生的联系方式发到他的个人频道上,你也需要这个,已经长大的瑶瑶如是说道。

    

    于是波塞冬无法再用大义麻痹自己,他不得不面对心中的执念,他比谁都希望阿波罗活着,哪怕位于不同时间线上的两者不会有交集。

    

    说自己刚才没有喜悦之情是假的,有,但是转瞬即逝,一想到维纳斯开启时光机要承担的风险他就高兴不起来。

    

    就算她表示自己技术过硬,就算遇上时空乱流也问题不大。波塞冬还是忍不住担心,怕她被时空乱流绞碎,万一真的遇难了,别说机体了,连灵魂碎片都找不回来。

    

    劝是劝不回来的,她的执念丝毫不比自己弱,当初她拒绝和众星神一起离开,选择留在地球上,在莉莉的帮助下接触地球的文化。而他们觉得这问题不大,维纳斯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一直很强,就由她去了。

    

    她曾说自己当初学习人类的历史和哲学只是想开导自己,有信仰的战士应该对敌人毫无怜悯,甚至充满仇恨,不死不休……哪怕对方曾是自己的亲人朋友,但是后来认为她自己做错了,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她想做些什么来改变这一切。

    

    面对队友的心理问题,波塞冬想不出解决方案,他跟奥坦学习如何医治星神的机体,却从未学过如何治愈心灵。根据他对人类的了解,在军队里,心理医生是必备的。自己当初也不缺时间,奥坦为什么没有教自己治疗心理疾病……

    

    现在还得病人自己去开导自己,可恶……我怎么这么菜。在试验场的门口等候的时间里,波塞冬思维发散,情绪处理模块中满是挫败感和无力感。

    

    大门已经从里面反锁上了,如果两个不同时间点的灵魂置换成功了,那么门就会自动打开。波塞冬要负责告诉过去的维纳斯她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她正在模拟人类的形态,修复破损的机体……

    

    大门打开了。

    

    室内紊乱的能量波动让他有些不适,波塞冬迅速地发出指令,调动了室内的医疗用机械臂,经过一番检查后,发现维纳斯毫发无伤。

    

    维纳斯的人类形态配色与机体相似,金发碧眼,白色皮肤隐隐映出荧蓝的静脉。人类形态的表情很丰富,所以现在波塞冬可以看见维纳斯额头上暴起的青筋。

    

    人没事,就是反应不太对,没有迷惑也没有惊讶,那种隐忍着怒气的表情,像极了专心写数学题时被打断思路的人类高中生。

    

    “波塞冬,刚才出现意外,我的灵魂没有换过去,但哈迪斯和过去的维纳斯灵魂互换了,得想办法联系他们两个,你先去联系过去的维纳斯,用联系哈迪斯通讯频率试试,置换到过去的哈迪斯那边我来想办法联系”维纳斯沉默了片刻后率先发言。

    

    失败了又没完全失败,波塞冬也觉得头疼,但还是按照她的话开始行动了。

    

    ——————————过去的分割线————

    

    突然被下线的哈迪斯迷迷瞪瞪地上了线,抬起手一看,把自己吓了一跳,这不是他的手,这是维纳斯的,他绝对不会记错。

    

    环顾一周,岩壁中裸露出的紫色晶体有着部分光滑的镜面,大大小小的镜面清晰地映出了维纳斯的面容,哈迪斯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站着,手都不知道往怎么放,僵硬地对着镜面心情复杂。

    

    我怎么变成了维纳斯?!刚才发生了什么?我的维纳斯模型呢?哈迪斯的CPU内被这三个问题刷屏。

    

    哈迪斯拿起七旋枪,想给自己划个伤口好来确定这是不是梦,可这是维纳斯的机体,哈迪斯一时下不了手。他心说在再看一下就结束这个梦境,可直到萨隆从右侧向他飞来,哈迪斯已经陶醉地看了半天也没停下。

    

    好吧,这不是梦,毕竟自己做梦梦到维纳斯的时候,从来不会梦到萨隆,这一点哈迪斯非常肯定。

    

    当然也不会梦到萨隆叫自己交作业,他不是应该叫维纳斯交……对,自己现在是维纳斯,可他不是已经死了吗?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哈迪斯的光学镜闪了闪,忍不住抓紧了七旋枪。不行,不能让他认出自己,被认出来肯定要完蛋。

    

    萨隆狐疑地审视行为异常的爱徒,她仿佛在一瞬间恢复了正常。神态、站姿……甚至连道歉的语调都和以往一模一样,为了追求完美的成品而推迟交作业可以理解,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这是上次你交在阿雷斯特那里的课堂笔记和实验报告,已经批改好了,批注有看不懂的再来问我。”萨隆没有继续追问,反而谈起了上次的作业。

    

    通过频道接收了文件的哈迪斯没有因此放松,他注意到文件上维纳斯标明的日期,对比自己日记上的日期,结论是:萨隆还是在挖坑试探他。

    

    哈迪斯知道因为萨隆有时候会失联,也不知道他去干嘛,就是故意的,肯定不会有事,也不用去找他,所以维纳斯可以把作业交在阿雷斯特那里,一样算是按时交作业。要不是自己有写日记习惯,就信了他的鬼话。

    

    “上次不是直接交给您吗?”哈迪斯回了一句,心想那时候我还被你以扰乱课堂纪律的名义赶走,看来现在是太古时期啊,我在这里,那维纳斯是去未来了吗?问奥坦看看能不能换回去。

    

    “是吗,那应该是我记错了。”萨隆轻描淡写地经揭过这一页,收敛了自己的机翼未了顺口跟维纳斯提了一句“奥坦找你,快走吧。”

    

    啧,哈迪斯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回答错了,他会直接放黑宇宙打人。幸好虽然星神们的星际能量独一无二,但是开启虫洞的方式是一样的,哈迪斯以光速撤离现场。

    @缓缓 

    

    

评论(14)

热度(25)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