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四喜

存个脑洞(以后有时间就写)


   大概是大战后的哈迪斯因巧合,和过去的维纳斯灵魂互换。

  

  总感觉换过去之后,先是手足无措,然后从迷惑中缓过来,哈迪斯会对着镜子(或是其他有镜面的物体)陶醉地看半天

  

  哈迪斯: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能看到维纳斯就很开心≧∇≦


  因为维纳斯在那时还是萨隆的学徒,所以萨隆会来上课、收作业。

  

  【抓紧七旋枪,瞳孔地震】哈迪斯的内心:!?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萨隆狐疑地审视行为异常的爱徒

 

  考验哈迪斯演技的时候到了!


  另一边的维纳斯的灵魂穿越到了未来,与哈迪斯置换。


  维纳斯望着自己的等身模型,深入了沉思。


  没人能告诉她为什么,为什么看着自己时核心会有过载的倾向?


  炽热的爱意显然不是自己的,是这具身体的。

  

  维纳斯迷惑地喃喃自语:“他喜欢我?”


  过去的维纳斯与大战后的维纳斯相见,说不定能找到换回去的方法,两位的相处应该挺有意思的


——分割线——

 如果奥坦从哈迪斯那边知道,他死后,星神会因为银河之星分裂为两派,进行不死不休的斗争。


 那他还会当众把银河之心给阿波罗吗?


 虽然我总感觉原剧中他是在“钓鱼执法”,他就是故意的。

第一章

①哨兵向导设定,架空世界观,出场的星神全部拟人化

②有原创角色出没

③“萨维”师徒向

④有 ooc


若上述几点在可接受的范围内,请继续往下看。



蓝星,公元2121年  


  人类科技发展迅速,在应对大自然中危险状况越发游刃有余。


  白底蓝纹的中型飞艇像是为了证明这点一般,从闪烁着电光的暴风雨云中冲了出来。


  棱形的机身在加速过程中撞开空气,两翼在碧蓝的天空中划过。

  

  飞艇在晴空中全速飞行,犹如水中的游鱼般轻松自在。 


   智能AI贝克特操纵着机械义骸在过道上行走,刚逃离暴风雨云的飞艇还有些晃荡,她却走得稳稳当当。 


   本着关爱大病初愈者的心思,贝克特来到飞艇的一间舱室前,抬手轻轻敲门。  


  “请进。”清脆的童声回应到,房间内的女孩理了理自己的衣袖。  


  泛着金属光泽的白色舱门自动打开了。


  金发女孩身着哨兵学院的校服,有模有样地学着军人的姿态,转过身来望她微笑,蓝色的眼睛如晴空般澄澈。 


   智能AI大步踏过舱门,迅速拉近了与维纳斯的距离,她的视线微微下移,打量着维纳斯的装着。


  学院的校服是崭新的,经过改造,形制与军队的短款制服相近,如果穿在一个身材好的成年人身上,那自然是帅气十足的。


  但是一个12岁的小孩子穿着这一身,稚气未脱的小脸配上海蓝色的校服,活像偷穿了大人的衣服。 


  多可爱的人类幼崽呀,她在芯里感叹着。  


  贝克特轻声称赞着 “维纳斯同学,你穿这一身很好看,吃午餐的时间已经到了,你想吃些什么?”  


  “辣……”维纳斯发出了内心的声音。  


  “不可以,哨兵不可以吃带有刺激味道的食物。”贝克特皱着眉,不顾礼节打断她的话。  


  维纳斯也很清楚自己的现状,来不及哀悼远去的美食就迅速改口:

“一人份的营养剂,谢谢。”  


  “好的,一会儿小机器人会送来,你还有别的需要吗?”  


  “嗯,没有了。”  


  送走了贝克特之后,维纳斯坐在米色的布艺沙发上,将自己更换下的衣服连同另外两身新的校服叠好,装进小提箱收纳起来。


    她挽起袖子,露出一小节手臂。托现代医学技术和哨兵本身强大的自愈能力的福,几天前手术留下的疤痕已经愈合了。


  新的通讯器是一条泛着微光的蓝色带子,现在正系在她的左手腕上,维纳斯有些不适应新通讯器的存在。


    维纳斯没想到植入体内的多年的通讯器会让自己住进医院。  


  更准确是,没有想到自己会觉醒成为哨兵,毕竟1%的觉醒概率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自然也想不到觉醒后自身免疫系统增强,强到能察觉特制的通讯器是异物,努力排异,高烧不断把自己折腾进医院。


    想到这里,维纳斯忍不住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向后一仰,整个人陷在布艺沙发里。柔软舒适至极,就连感官敏锐的哨兵也难以挑出不满之处。 


   但亲自启动环境虚拟程序的维纳斯很清楚,这房间里的物件摆设都是智能系统虚构的。


   联邦顾及哨兵敏锐的感官和容易躁动的情绪,决定为离开家乡的孩子们提供一个舒适的、熟悉的环境。 


   就在昨天,联邦教育部的工作人员带着刚出院的维纳斯,以及她的监护人萨隆。


  在短短半天的时间内,完成了所有的入学手续,连同环境虚拟程序所需的环境数据也一并采集完成,效率高得让萨隆感叹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房间飘荡着一丝书页和油墨的气味,布置得十分朴素,甚至有些简陋。


  按照维纳斯的偏好,纸质的书籍摆放在与她身高相近的书架上,大半个屋子都用来放书。阅读时用的桌椅放在落地窗前,天文望远镜和工兵铲等工具被妥善地保存在透明的箱子里。


  自从这间活动室与卧室之间的墙被维纳斯去掉后,卧室所占的空间被挤压的越来越小。维纳斯本人却毫不在意,对于当初的她来说,睡在哪里都一样。


  刚把联邦工作人员送出家门的萨隆,松了一口气,抑制着的疲惫感瞬间就翻涌了上来。少见的,他的精神体自行出现,一只黑色被毛的大狐狸眯起狭长的眼,打了一个哈欠。


  萨隆在心里咒骂着导致他通宵熬夜加班的阿波罗,也打了个哈欠。


  失了兴致后,他现在只想回到自己的房间补觉。没有直接回去,也是临时想起叮嘱维纳斯几句——'在午饭和晚饭时间都不用叫他了、研究所那边有什么事就让他们去找阿雷斯特',折回来时却看见维纳斯神情有些恍惚地发着呆。 


   她的精神体是狮子,正绕着沙发来回踱步,喉咙里压抑着咆哮声。虽然这孩子一向不擅长和过于热情的人打交道,但也不至于这样吧。


  要知道精神体的形象和状态可是反映着本人的个性和深层次的意识,也是觉醒者的衍生器官——“意识海”的结晶。本身状态不佳,精神体的状态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人无法控制自己的潜意识,所以一般情况下本人不可以直接控制精神体的行为  。


  她现在很焦虑,甚至隐隐有自闭的倾向,无需萨隆使用精神力探查,躁动不安的精神体已经实诚地反应了这一点。

  

  看来还是有别的原因。萨隆抬起手敲了敲门,径直走进了房间,坐到维纳斯正对面的沙发上。


  桌上的咖啡已经凉了,萨隆眯着眼,抬手把装着咖啡的杯子推到一旁——清洁机器人会处理的。


  他打量着桌上的薄荷盆栽,揪了几片长得合眼缘的叶子,放在杯中用开水冲泡,红色的眼睛盯着杯中漂浮旋转的薄荷叶,慢条斯理地向维纳斯问道。 

 

  “你怎么了?维纳斯,发生了什么坏事吗?”萨隆也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事,生生盖过了普通人觉醒为哨兵时的喜悦,况且这还是个觉醒后精神力值达到满分的哨兵。


  维纳斯盘腿坐在布艺沙发上,听到萨隆的问题后,有点底气不足的回答到“萨隆老师,我使用了家里的固定浏览器终端,在网络上问询'觉醒为哨兵后可以变回普通人吗?'”  


  萨隆听到这个回答一时语塞,思绪万千,只化作一句 


 “然后呢?”这孩子不会是被网民骂到自闭的吧? 


  “有人告诉我'可以,觉醒者变回普通人,也被称为“失感”,但是要等到年纪到50~60多岁时',然后我追问了一句'有没有办法立刻变回普通人?'就被网络警察封号了。”


维纳斯的声音低低的,自己的追问给萨隆带来了麻烦,这让她十分愧疚。


  看到网友素质提高了,萨隆对此十分欣慰,端起杯子啜饮却被维纳斯的话惊到了。艰难地把茶水咽了下去,倍感疑惑地看着维纳斯组织语言,打好了腹稿然后摇了摇头。  


  因为很清楚自己的语速跟不上自己接下来的表达,所以他像往常一样,使用了通信器附加程序,将大脑里想表达的信息转为文字,发送到维纳斯的通讯器上。 


 【不是,被封号的事情我会处理的,重点是维纳斯你为什么会有这种危险的想法?别人做梦都想变成觉醒者,你却想变回普通人。觉醒者们想方设法延迟“失感”的到来,你却想着立刻“失感”。现在觉醒者的存在已经被大众普遍接受了,甚至因为拥有远超普通人的能力,觉醒者们被视为现代人类的进化形态。这些年来,联邦因为各种因素越来越重视培养觉醒者,特别是有天赋的觉醒者,简单的说就是——你前途无限,不要去伤害自己消磨天赋】

 

  维纳斯两手交叠,轻轻触碰手腕上的新通讯器,蓝色光屏携带着信息一同弹出,这些黑色的字体组成长句,劝诫与担忧也由此传递。


  她倒也听得进劝,神情凝重地回答道

“抱歉,我只是一时间难以接受因觉醒而放弃原有的人生计划。我不会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来适应原有的计划,因为那就像用刀割下脚上的肉去适应鞋子的大小一样愚蠢。”


  “你知道就好”  


  靠在椅背上的萨隆点了点头,思绪翻转将她的话与多年实际情况结合起来。


  其实这孩子已经比同龄人谨慎沉稳得多,目标明确而清晰,有条不紊地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她所表现出来的积极进取也是是萨隆领养她的原因之一。  


  但凡事都有两面性,在萨隆看了维纳斯原有的人生计划表后,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过于谨慎严密的计划导致实施极为艰难,但在觉醒之前,她确实每一项都做到了,进度堪称完美,夸都来不及,哪里挑得出刺。


    觉醒成为哨兵确实是意料之外的事,在这次事件中,计划过于严密的缺陷也暴露了出来——顺利实施是意料之中的,脱离正轨就会陷入恐慌和焦虑。


   这种问题看起来很眼熟,他饮尽了杯中的茶水,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居然和自己年轻时遇到的问题对应上了。虽然萨隆对阿波罗意见颇多,但他确实从阿波罗身上得到了启发。


   看了眼正在预习学院课程的维纳斯,他自觉打断孩子学习不好,欲言又止,最后只写了一封电子邮件,预定好发送时间就悄然离开。


  于是现在,维纳斯从小机器人手里接过营养剂瓶,正准备吃午餐时,看到自己的通讯器亮了起来,还没来得及看是谁的信息,整个人就被抛到了半空中。


又碰上了暴风雨云吗?她心想。


  两手抓紧小机器人在空中讯速调整了落地姿势,像猫一样成功用脚着地,而不是摔得头晕眼花。


  小机器人被她的动作吓得掏出了向导素,了解了她的意图后又讪笑着收了起来,然后给她比了个大拇指。


    贝克特的声音从广播器传来解决了她的疑惑。

  “本艇遭遇不明飞船袭击,请各位同学前往总驾驶舱集合。”